榆钱儿记
2016-4-1 10:22:52  

    两场春雨过后,小区围墙边上的那棵榆钱树泛出了新绿,远远望去,以为是新叶萌发,走近了看,才发现是一团团一簇簇嫩绿榆钱拥在枝条上,不禁忆起儿时采食榆钱的往事。
    榆钱儿在我们家乡又叫榆荚,因为它酷似古代串起来的麻钱,又和“余钱”谐音,故家家户户都喜欢在房前屋后栽种榆树。阳春三月,榆树悄悄地开“花”了,是一朵朵紫红色的“小花”,春雨过后,“红花”变成绿色的小榆钱,先是一小团,一小簇,只两天功夫,“小钱”魔术般变成了“大铜板”,一团团一簇簇缀满枝头,把枝条压得摇摇欲坠。
    采摘榆钱儿,孩子们自然是主力军。小伙伴们挎上自家的柳条筐,擎着绑有长长竹竿的钩子,浩浩荡荡地出发了。先围着村子绕上一圈,榆钱开得最大、长得最茂盛的榆树是首选目标。当时总是最会爬树的二蛋率先上场,只见他抱着树干“蹭蹭”两下,就轻松地骑在了树杈上,大伙把柳条筐吊给他,他就悠闲自得地坐在树上开始“工作”了。捋下来的第一把榆钱,必定是他自己先“享用”。看着他裹着满满一嘴榆钱,还“呜呜啦啦”地和大家说话,惹得树下的小伙伴们哈哈大笑。树下的孩子们也不闲着,用钩子把低一些的枝条拉下来,一手拽着枝条,另一只手开始捋榆钱儿。大概榆钱儿天生就是供人采食的吧,枝条上连一片小叶子也没长出来,绿盈盈的全是榆钱儿,用手一捋到底,很是方便,只几根枝条,就把柳条筐装满满的了。
    挎着一筐蓬蓬的榆钱儿回家,剩下的工作就交给了大人们。奶奶把榆钱儿倒进一个簸箕里,戴上老花镜,坐在那里不紧不慢地捡榆钱里夹杂的小树枝和小虫子。这是个极细致的活儿,我们可没有耐心,只是象征性地在簸箕里划拉了两下,就跑开了。
    清洗榆钱儿也很费功夫。因为榆钱儿根部上有许多绒毛,如果不清洗干净,吃起来就会咯牙。我们姐弟三人负责打水,母亲找来大盆和篦子,一遍遍地淘洗,直到那些毛毛渣渣全不见了,才放进篦子里晾干。
    炉膛里的火舔着锅底,敞着口的大锅热气缭绕。拌了面的榆钱儿被母亲熟练地团成了绿莹莹的窝头,整整齐齐地放进了大锅的篦子上。
    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刻到了。母亲掀开锅盖的瞬间,一个个晶莹剔透如翡翠般的榆钱儿窝头出现了,它们发出诱人的光泽,看一眼就会让人咽口水。顾不上烫嘴,咬上一口,甜甜的,糯糯的,而又清新无比,那种味道,至今难忘…… (张秋苹)

   编辑:
巴萨球衣赞助商 cctv5直播在线观看高清 金宝博博彩公司谁开的 百利宫圣诞节
世爵娱乐登录地址一 腾博会pt客户端下载 www.w88优德.com 凯撒娱乐场官网下载
188asia manbet官网 bwin皇马 百利宫官网
拉赞助技巧 百利宫娱乐场 百利宫娱乐平台 百利宫赌场359点ag首存再送18元
sitemap